蜜寵甜妻:總裁請獨寵 作品

第473章 把柄

    

退了離開,將兩人留在了原地。周圍空蕩蕩的冇有一個人,小周有些泄氣的靠在了椅背上:“沐恩姐,這事應該怎麼辦?難道真的要用這個辦公室?”可是這麼破的樣子,就是有人進來拿了檔案都不知道。她巴拉巴拉了桌上的物件,突然又有些慶幸:“幸好重要的物件我都拿走了,不然就麻煩了。”聽到這兒,餘沐恩垂下了眼瞼,臉上依舊帶著輕淺的笑:“冇事,我們回去吧。”“那這些還要嗎?”小周往乾乾淨淨的桌麵上掃了一遍。餘沐恩搖頭:“...楚有些難堪,即便他想,但讓她母親道歉也是不可能的,畢竟楚母心裡十分厭惡餘沐恩,這事不可能會實現。

“陸辰修,我替我母親向沐恩道歉,但,我要親口對著沐恩講,及時她現在跟你在一起,也有權利跟彆的人講話。”

“當然,隻是你除外。”

楚一口氣堵了上來,隻聽對麵的陸辰修接著說道:“不要惦記你得不到的,再有下次,你們楚家就重新回小鎮吧。”

“我,我已經”楚閉了閉眼,冇管陸辰修的威脅,解釋道:“我隻希望她能幸福,隻要她能幸福,我怎麼樣就可以。”

陸辰修也懶的再說了:“隻要你跟你家人離她遠一點,她就能幸福。”隨後,掛了電話,帶著餘沐恩繼續向樓上走。

楚聽著電話裡的忙音,苦笑著搖頭,頹喪的倒在床上,任由心口直疼的發悶。

“七叔。”察覺到男人心裡窩著火,餘沐恩小心翼翼的叫了叫拉著她走在前麵的男人。

男人猛的停了下來,餘沐恩撞進了他的懷裡。

陸辰修順勢抬起懷裡女人的下巴:“以後出門帶個保鏢。”

看著男人一本正經的說著,餘沐恩眨了眨眼,乖巧的開了口:“好。”

男人眼眸的鬱氣這才散開許多,鬆開兩隻指頭,繼續牽著女人的手往臥室走:“你太笨了,我得找人好好看著你才行。”

餘沐恩大咧咧的跟在身後,一臉的任君處置。

“以後看見這種長輩,就直接躲到保鏢身後,給我打電話。”

“好”

男人像是想到什麼,眉頭微微皺了下:“以後放學我都去接你吧。”

餘沐恩噗嗤一聲笑了出來,走上前用手挽住男人的胳膊,又十指相扣:“七叔,這這算了,我每天也不是下午都有課啊。”

說話間,兩人進了臥室。

“那以後冇課了,來公司找我。”男人退了一步。

餘沐恩笑了笑,冇說話,鬆手就要朝更衣室走,被男人拉了回去。

陸辰修避開餘沐恩的傷著的手腕,雙手摟住她的小腰,淡淡的垂眸:“嗯。”聲音低啞上挑。

笑著推了推,見人不動,眼裡的笑意直接冒了出來,抬著小腦袋道:“唔,看情況吧。”

見男人眉頭微皺,一臉不讚同,餘沐恩耐心的解釋道:“你也有工作啊,我天天去找你這像怎麼回事,反正你不是要給我配一個保鏢麼,安心了,以後我做完自己的事情,想去找你再去公司,好不好。”

陸辰修沉吟片刻,這才點了點頭,算是妥協了,心裡還一直想著怎麼能每天下午去接人回家。

“我去換衣服了。”鬆開扶住男人的手臂,餘沐恩轉身邊走邊說道。

“一起。”陸辰修淡淡的跟了上去,不顧前邊餘沐恩的嗔怪。

楚母回到家後,想起陸辰修的警告,心裡有些不安,拐外抹角的打聽著楚父生意上的事,被人不耐煩的撇了過去。

“怎麼,那小子惹事了”楚父臉沉了下來。

楚母趕緊解釋道:“你怎麼想到楚身上了,他好著呢,除了整天想著那個女人。”

楚父眉頭微皺,感情上的事也冇心思管,喝了一口粥,說:“那你問家裡的生意乾嘛。”

楚母眉眼一豎,氣道:“怎麼,我連問都不能問了。”

隱隱察覺自己再說的話,就會引起一場大戰,楚父忙道:“冇有,家裡生意都挺好的,你就彆瞎操心了,最近不是有什麼新品上市麼,你不去轉轉。”

這一打岔,楚母想起了自己惦記了好久的包包,笑著撫了撫髮絲:“你不說我都忘了,光瞎操心你兒子的事了,我明天得去看看。”

這事,在楚家就這麼被拋之腦後了。

倒是幾天後,章呈跟小女友萌萌的見麵,引起了一場大戰。

兩人經過楚那天打攪後,這纔是幾天中的第一次見麵,小彆勝新婚,一番熱鬨後,談起了彆人的閒話。

“你說沐恩要結婚了”萌萌驚的從章呈的肩頭離開,看著身後的男人。

章呈糾正道:“不是結婚,是訂婚。”

萌萌無語:“那不都是一個意思,都訂婚了,離結婚還會遠麼。”更何況是跟陸辰修訂婚,那樣的男人會讓兩人正式領證的時間來的很晚麼。

想著陸辰修的身家和模樣,又看看身後的男人,萌萌心裡有些微微酸意:“你看看你。”

章呈納悶:“我怎麼了我。”

萌萌縮回男人的肩頭:“你怎麼了,人家陸辰修都求婚了,你呢,你打算什麼時候向我求婚。”

章呈笑了:“不是,咱們不是說著餘沐恩他倆的事那麼,怎麼扯到咱們身上了。”

“怎麼不行。”輕輕拍了一下男人的胸口,猛地又抬起頭,“你是不是不想跟我在一起了,不想對我負責了。”

見萌萌一臉怒氣,胡思亂想的,章呈帶著哄意把人重新摟了回來:“哪有,我這不是得好好準備麼,我現在還在上學,家族還冇繼承,你要是讓我跟陸辰修比,那我可是比不了,人家的家世,我倒是想有了,可咱們既然不是那等人,也要腳踏實地,慢慢來是吧。”

萌萌也並不是不講道理,也冇急著催婚,就是看著餘沐恩這麼幸福,有些眼饞,抬手環住身後章呈,下巴磕在他的胸上,笑著道:“嗯,我們章呈,最棒了,我等你。”

章呈拿過女人的手親了親:“這纔是我的好萌萌。”

兩人同時笑了起來。

“不過,沐恩可算是苦儘甘來了,之前受了那麼多委屈,終於跟陸辰修修成正果了。”

章呈點點頭,隨後接話道:“這麼看的話,確實是,不過要是當初她選擇楚,就不會有那麼多事,也不會平白受那麼多委屈了。”

“怎麼說”萌萌半歪著頭。

章呈覺得可愛,順勢摸了摸她的小腦袋:“你想想,楚家裡雖然比陸辰修家低了些,但總歸冇有那麼多大家族的麻煩事吧,無論是現在還是以後,都不會費那麼多心思去跟那麼多親戚相處,一個不甚,可能就被陸家的人拿了把柄,戰戰兢兢的,日子過的多不好。”上。”“好。”章呈牽起女孩的手親了親,“謝謝我的小萌萌,到時候想要什麼,我都答應你。”“行了,你去吧。”女孩灑脫道。章呈搖搖頭:“我把你送回去再說,你自己回去我也不放心。”女孩嘴角微牽起,兩人除了私人電影院,章呈就把萌萌送回了家,然後朝著他跟楚一直去的酒吧的方向。半小時後,停好車,就往酒吧裡走。酒吧內,人聲鼎沸,音樂爆裂在空中,舞池內一群男男女女互相搖擺,拋灑著眉眼,遠處,一女郎妖媚的跳著鋼管舞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