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29章:是誰我不知道

    

是名聲很好的設計師,聽說,這一次有很多合作方想和e.h公司合作呢?”林紫裳一聽顧安安的話,心情好了許多,在e.h公司裡,她可是最年輕的設計師,而且是設計總監。她忽然說:“對了,一個月之後,檸市有一個交流會,隻有高階企業的人可以去,我記得,檸市交流會過後,會有一場服裝設計比賽,全國各地都有設計師參賽,這是一場好機會,如果這一場比賽我能贏了藍欣,那麼,我和陸浩成就有希望了。”此人除了藍欣以外,冇有和任...陸梓俊:“閉嘴,再不閉嘴把你扔下去。”

宋堯緊緊的閉緊嘴巴,好好好,他不說話了。

可是,下一秒,宋堯瞳孔猛顫,全身血液倒流。

“不不不,總裁,慢點,前麵有一輛大吊車,總裁,你控製點速度呀……”宋堯看著突然轉出來的大吊車,嚇得翻起了白眼。

陸梓俊拚命的按喇叭,對方也看到了他的車。

眼看就要撞到一起了,陸梓俊淩厲的目光目測著距離,在急促的鳴笛聲中,車速極快,他猛的拉了一把方向,以及其刁鑽的角度,從大吊車車身下穿了過去。

宋堯:“……瑪德,總裁給他上了一課,還有這樣的神操作,成功的救下了他的命。

“呼…”終於撿回了一條命,宋堯全身都被汗水濕透了。

這簡直太刺激了,剛纔他感覺整個人思想都是放空的狀態。

有那麼一瞬間他才發現自己還冇有寫遺書,他跟著總裁這些年,其實小有財產。

嗚嗚嗚嗚嗚…!還好活下來了。

車子慢慢減速,陸梓俊看了一眼悅靈溪的手機定位,是在城外的某一處城中村的拆遷就酒店了。

他離酒店還有三公裡左右的路程。

陸梓俊心裡計算了一下悅靈溪上出租車的時間,此時她們應該剛剛到酒店裡。

三公裡的路程對於他來說很快,但他還是心急如焚。

廢棄的酒店裡,早已斷了水電,地上到處都是垃圾和雜物。

能搬走的東西都被搬走了,剩下的隻是一些廢棄的床墊和一些垃圾。

悅靈溪被帶到了酒店的二樓,這裡房間還有一張床,地上還算乾淨。

不遠處的桌上放著一些水和食物,看來有人在這裡生活。

司機把悅靈溪雙手捆了起來,腳上也用繩子綁了起來,隻是繩子留了段距離,讓悅靈溪可以小步小步的走的,要想跑那是絕對不可能的。

悅靈溪絲毫冇有逃跑的機會。

司機把悅靈溪推到房間裡,悅靈溪踉踉蹌蹌的差點摔倒在地上。

“喂喂喂,大哥,你懂不懂憐香惜玉呀。”

悅靈溪惡狠狠的瞪了一眼他,這一跤要是摔下去,估計門牙都會掉了。

男子冷冷的看了她一眼:“給我閉嘴,我那裡還有幾雙臭襪子,你要是覺得嘴閒的慌,我可以用它堵上你的嘴。”

悅靈溪瞬間用力的閉上嘴巴。

司機看著她害怕了,這才露出了淡淡的笑意,“放心,我不會殺了你的,對方的要求很簡單,就是讓你跟我在這裡做點男女之間的事情,你長得這麼美,我確實是有福氣了。”

男子說完,坐在床邊點燃了一根菸,煙霧繚繞中,他虛眯著眼睛不懷好意的看著悅靈溪。

悅靈溪猛的一愣,“是誰讓你這麼做的?”

司機笑道:“你覺得有人會笨到做這種壞事會把自己的姓名全部報上來嗎?

對方隻是給了我錢,我並不知道對方的名字。”

“所以,我即使想告訴你,我也不知道要怎麼告訴你。”

“看在你長得這麼美的份上,等一下我會憐香惜玉的,拍了照片,上傳網絡,然後再給你注射點東西,這就是你今天要承受的。”

男子用平淡的語氣訴說著魔鬼般的事情。

悅靈溪全身發顫,聽著男子的話,她就感覺自己快要吐了。

對方的要求很簡單,就是踐踏的尊嚴,毀了她的驕傲,毀了她的人生,這是女人最為寶貴的東西,如果都毀了,將徹徹底底的被摧毀,這種踐踏也會成為人生中一輩子的汙點,永遠被人指指點點,每一天都活在無儘的痛苦之中。

到底是誰這麼惡毒?

閔妤還是夏芹?

目前為止她隻得罪過這兩個人。

正在悅靈溪東想西想的時候,他聽到了男子打電話的聲音,“喂!人我已經抓到了,先把錢打到我卡上,剩下的事情我做完之後,把另一半錢打在我卡上,記住你把錢打過來之後,我纔會對他動手。”

“嗬嗬,有我一個人還不夠,你還另外安排了四個男的,這世界上果然是人心最毒。”

“好好好好,我不廢話,我在酒店的二樓二零三房間,讓他們都上來吧。”

“聽著,彆給我耍什麼花招,錢冇有到賬,我是不會把照片發在網絡上的。

”“嗯!知道了。”

男子放下手機又看著悅靈溪,笑著說:“也不知道你得罪了誰,對方嫌我一個人不夠,又給你找了四個男人過來,我倒是無所謂,反正這種事情我也做過,就是人多了有點反胃而已。”

男子依然說得很平靜,悅靈溪卻臉色煞白,整個人都控製不住的顫抖了起來。

“砰…”門猛的被人推開,四名小混混走了進來。

看到悅靈溪的美貌,幾人都快流口水了。

“嘿嘿……有錢賺,又有美女玩,真的是太爽了。

”其中一名男子看著悅靈溪,笑得一臉猥褻。

悅靈溪看著這幾人,一個長得比一個醜,她看著就噁心,對方就是為了噁心她,才找來這些一個比一個醜的男人的。

司機看了一眼四個男人,警告道:“人是我抓來了,我先來,之後隨你們怎麼玩?”

四名男子識趣的點頭答應了。

“畜牲,你們有點人性行不行?”

悅靈溪害怕了,在這裡,她幾乎冇有能逃出去的可能。

司機笑道:“你儘管罵,也罵罵你自己,聽說你搶了彆人的男朋友,還設計陷害人家,你也很惡毒,所以,彼此彼此。”

悅靈溪一聽這話,瞬間就明白了。

“是閔妤。”

司機笑道:“是誰我不知道,不過我的錢已經打過來了,我該做我該做的事情了。”

男子語氣很平靜,這麼惡毒的事情,他說得就像家常便飯一樣簡單。

他一邊走向悅靈溪,一邊脫衣服。

“彆過來。”

悅靈溪往窗戶邊退去,可手腳被綁,她想自殺都難。

司機笑道:“彆想著跳窗逃跑,就你這個樣子逃不了了,乖乖承受一切,免得受更多的苦。”

被司機猜中心思,悅靈溪臉色又白了幾分。

說話間,男子已經脫了上衣,並交代另外一個年輕人拿出手機來拍視頻。個勁的流眼淚,也不說話,不辯解。“剛剛不是說要報警嗎?怎麼不報警了。”憤怒清冽的聲音自後方傳來。藍欣一聽是樂瑾熙的聲音,她愣了一下,從陸浩成懷裡抬起頭來,對視上樂瑾熙黑黯深邃的目光。“瑾熙。”他怎麼會在這裡。樂瑾熙看著她,一步一步走到她麵前,那黑目一直定定的看著她。剛纔的一切他都看的清清楚楚。“熙熙……”“你傻嗎?”樂瑾熙打斷她的話,第一次對她發這麼大的火。“熙熙,我……”“她想死,你讓她死好了,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