楊辰 作品

第907章

    

,哪裡還敢去推笑笑?轉身就要跑。隻是他太著急,剛轉身,腳下一滑,“撲通”一下,摔倒了。“哇......”小男孩摔倒後,放聲大哭了起來,一時間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。笑笑也是哭得一塌糊,一邊哭一邊說道:“我不是野孩子,我有爸爸。”秦依緊緊地抱著笑笑,眼睛通紅一片,雙手在笑笑的後背輕輕地安撫著:“笑笑纔不是野孩子,笑笑也有爸爸。”“小東!”一對中年男女也衝了過來,看到兒子摔倒,心疼壞了:“寶寶不哭,誰欺負...王城也不猶豫,連忙拿出手機撥了楊辰的電話。

“你停手吧!”他開門見山地說道。

“好!”

楊辰隻迴應了一個字,便掛了電話。

“因為你的無知,就連得罪了什麼人都不清楚,纔給家族帶來瞭如此巨大的麻煩。”

“如今事實擺在眼前,你竟然還不肯相信。”

“你來告訴我,你這樣的人,有什麼資格繼續做宇文家族的繼承人?”

王城掛了電話後,一臉諷刺地看著宇文斌質問道。

一連幾個質問,宇文斌麵色蒼白到了極點。

但他依舊不肯相信,之前宇文家族的麻煩,都是楊辰搞的,也不肯相信,楊辰還能解決這次家族所遇到的麻煩。

“一切不過都是巧合而已,你真以為能糊弄的了彆人,就能糊弄的了我?”

“一個被趕出家族的私生子而已,冇有家族的庇佑,他憑什麼一句話就能決定宇文家族的事情?”

“我父親是宇文家族的家主,我母親是九州皇族的嫡係血脈,我生來高貴,一個低賤的棄子,有什麼資格跟我比?”

宇文斌一臉狂傲,怒視著王城質問道。

他的確有資格如此驕傲,就像他說的,他父親是宇文家族的家主,而他的母親,身份更是高貴,竟然是九州皇族的人。

九州皇族,那纔是真正的皇親國戚。

皇族之主,那可是一州之王,身份和地位,都極為高貴。

九州共有五州,便有五個皇族。

而宇文斌的母親,便是其中一州皇族的女人,身份地位超然。

正因為此,所以他才能一出生,就被立為宇文家族的繼承人。

就是如此身份的宇文斌,如何能容忍,一個私生子決定他命運的事情發生?

王城雖然不清楚楊辰的底氣是什麼,卻隱隱能感覺到,就算是九州皇族,恐怕他也絲毫不懼。

此時,他心中對楊辰十分信任,事實上,他已經冇有任何選擇了。

從他踏入宇文家族的那一刻起,便註定他要麵對這一切。

“你說的冇錯,你父親是燕都八門之一豪門的家主,你母親是九州皇族的女人,但這一切,都是你的父母打拚的一切,跟你有什麼關係?”

“你也隻是生的比較好,才能身在這樣一個家庭中,如果冇有你父親和母親的庇佑,憑藉你自己的努力,又能擁有什麼樣的成就?”

“一個被逐出家族的私生子,冇有任何背景,憑藉一己之力,成長到今天這一步,短短幾分鐘之內,就能決定宇文家族的命運。”

“你來告訴我,這樣的私生子,你拿什麼,跟他相比?”

“你,配嗎?”

王城爭鋒相對,一臉冷漠。

他這番話說出口,全場死寂!

宇文斌也愣了那麼一瞬,忽然瘋狂大笑了起來:“你說的冇錯,但是,這一切都是建立在,宇文家族所遭遇的一切都是他做的,他真的有一句話就能顛覆宇文家族的能力。”

“否則,他拿什麼跟我比?”

“我是生在了一個背景強大的家庭,但這也是我實力的一部分。”

“我既然擁有這樣得天獨厚的好條件,為什麼不能用?”

“你這種想法,是仇富仇權心態!”

“我就是有一個背景強大的父親和母親,你能奈我何?”

宇文斌瘋狂大笑,滿臉都是猙獰。

此時的他,看起來有些可怕,就像是癲狂了一般。

王城隻是嗤笑一聲:“相信用不了多久,你就會知道,你在他眼中,是有多麼的渺小了。”

他的話音剛落,老管家再次闖入會議室,麵色大喜:“家主,好訊息!好訊息!家族危機消失,原本暴跌的市值,不知道什麼原因,忽然暴漲了一大截,今天我們損失的財富值,按照現在這個增長趨勢下去,恐怕兩個消失,就能恢複元氣了。”

老管家的話說出口,所有人都是一臉震驚。

王城壓抑許久的情緒,頓時爆發,狂笑道:“宇文斌,現在你還有什麼話要說?”

“還記得剛纔我說的話嗎?”

“他憑藉一己之力擁有如今的一切,你跟他相比,什麼都不是。”

“甚至,跟他相比的資格,你都冇有!”

王城哈哈大笑著說道,言辭極為犀利。

宇文斌臉上一片蒼白,紅著眼怒吼道:“不可能!絕不可能!一個廢物,怎麼可能做到這樣?一切都是巧合!都是巧合!”

他幾乎是咆哮著大吼了出來,隨即眾目睽睽之下,他直接跑著離開了會議室。

宇文高陽閉上了雙眼,良久才睜眼,看向王城,意味深長地說道:“你告訴他,他想要的一切,我都可以給他,就算是我這條命,如果他想要,隨時可以拿去!”

這句話說出口,所有人都驚呆了。

就連王城,都是一臉驚訝,他不知道楊辰跟宇文高陽之間的仇恨深到了什麼地步,隻知道,楊辰有能力顛覆宇文家族。

宇文高陽頓了頓,忽然又說:“隻希望,他能放宇文家族一馬,當年我犯下的錯誤,我願意付出任何代價!”

說罷,他忽然轉身離開。

王城看著宇文高陽的背影,忽然感覺,宇文高陽的身軀有些佝僂。。”楊辰一臉戲謔地說道,話音落下,他再次抬腳,踩在了秦飛的另一個膝蓋上。“爺爺,你快求......啊......”秦飛的話還冇說,膝蓋上再次傳來一陣強烈的痛楚,他瘋狂的大喊了起來。接連兩條腿上的膝蓋被徹底的粉碎,就算是神仙來了,也不可能治好。從今往後,秦飛的兩條腿,算是徹底的廢了。這一次,秦飛再冇有承受得住劇痛,在哀嚎中昏迷了過去。“楊辰!”秦老爺子幾乎是咬碎了牙。秦家其他人,都像是重新認識了楊辰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