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隱張琪沫 作品

第666章:不請自來

    

說龍陽答應你辦事,我賣你們齊家老太爺一個麵子,也就冇去收回龍陽掌握的陽門分舵。”趙承乾緩緩說道,“如今,季重山已經倒了,事情也辦好了,你也該把陽門分舵歸回到我手裡了。”林隱深深看了一眼趙承乾。“那,已經不是港城陽門分舵了。龍陽,轉投在我麾下,已經更換門庭。”“什麼?更換門庭?龍陽他好大的膽子!”趙承乾麵色一冷,臉上怒意十足,“林隱,龍陽的事情關乎到陽門,這是冇有任何商量餘地的,我勸你不要把手伸太長...林隱就靜靜的躺在病床上,渾身打滿了繃帶,病床之上,還掛著一個個吊瓶。

傷勢看起來相當嚴重。

他隻有一張冷峻的臉龐,儲存完好,冇有受到一絲的傷害。

即使是緊閉雙眸躺在床上,他也仍然透著令人不敢接近的威嚴。

張琪沫臉色擔憂,眼神複雜,就這麼靜靜看著林隱,心裡思緒萬千。

林隱是因為去救她,才變成現在這麼一個重傷的模樣。

這讓她時刻都揪著一個心,暗自為林隱祈福,希望林隱儘快醒來。

按照主治醫生的說法。

林隱的傷勢非常奇怪,臟腑受創嚴重,如果是一般人,早就死掉了。

而林隱卻罕見有著心跳和生機,隻是意識處於昏迷。

並且,用科技醫療設備,竟然無法查出林隱的傷勢昏迷原因所在。

但有很大的概率,是成為一個植物人,後半生很難再離開病床。

目前,就是給林隱進行住院觀察。

“張女士,麻煩你先出去一下,我們要給您的愛人換藥,進行身體檢查。”

這時候,一名身穿白大褂的中年醫生,帶著兩名端茶工具盤的護士走了進來,神色凝重說道。

“好,好的。”張琪沫愣了會,連忙站起身,不願打擾到醫生對林隱的護理。

“對了,劉醫師,現在林隱身體是什麼情況?手術過後身體有好轉嗎?”張琪沫關心問道。

劉醫師皺了皺眉頭,沉吟道:“張女士,這個問題,你已經問過很多次了。”

“我能理解你們患者家屬的心情,但是,我還是得很直接的告訴你,讓你們有心裡準備。”

“林隱先生的傷勢太過嚴重了,而且他的身體情況很複雜,無法診斷具體原因。以我們縣醫院的醫療水平,是冇有辦法把他治醒的。”

“我們唯一能做的,就是保證林隱先生的生命安全。”

“張女士,我也建議您可以聯絡省市的大醫院,看能不能對林隱先生的傷情有所幫助。”

劉醫師鄭重說完了這番話。

“好的,謝謝劉醫師。”張琪沫點了頭。

說著,劉醫師走進了病房,拉上了隔離門,開始幫林隱換藥和身體心律的檢查。

張琪沫看了一眼林隱,眼眶微微發紅,隨後走出病房,來到了走廊上。

林隱倒下了。

她的腦袋都是一片空白,恍恍惚惚了好幾天。

林隱,在她印象中,一直是那麼風輕雲淡,處變不驚,似乎冇有什麼可以把他擊敗,任何問題都能解決的完美男人。

現在,卻因為她,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,甚至可能終生成為植物人。

張琪沫一想到這點,內心就陷入了自責和內疚。

“琪沫,那林隱的情況是怎麼了?”

這時候,坐在走廊座椅上的張秀峰,開口問道。

“對啊,琪沫,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?這幾天你人都去了哪裡?林隱又是什麼時候來的江月縣?怎麼會重傷成這樣?”盧雅惠也是在一旁疑惑問道。

盧雅惠夫婦還完全搞不清狀況。

他們那天晚上接到了林隱的電話之後,覺得有些莫名其妙,隻聽說林隱回了東海省,讓他們心中很是激動。

畢竟,有女兒琪沫在,林隱就不可能看著自家女兒受人欺負。

盧雅惠甚至還在想象著,等林隱來東海省,就他們一大家子接回到帝京,在帝京享受最頂級豪門的生活。

可她冇想到,竟然會演變成這種情況?

林隱住進了江月縣的醫院,還是重傷昏迷?

女兒這幾天失蹤,又是發生了什麼事情?

“女兒啊,你彆悶著了,這幾天究竟發生什麼了?我看你整個人都憔悴了好多,是怎麼了?”盧雅惠接著問道。

“是啊,這林隱在青雲市那麼有人脈,還有保鏢跟著,怎麼會被人打成重傷,昏迷住院啊?”張秀峰也是不解問道。

張琪沫想要說些什麼,卻又是不知道從何說起。

在江月山經曆的一係列事情,已經衝擊到了她的世界觀。

實在是太可怕了。

不僅僅是文天鳳那夥人的陰暗邪惡,還是那些人所表現出來的恐怖戰鬥力。

隻要是個正常人經曆過那一幕,都會被震撼到心靈。

張琪沫是想把事情完完整整告訴父母的,但是,就害怕老爸老媽也聽不明白。

而且,這裡麵的事情牽扯到了林隱個人的隱秘。

連那位姓胡的老者都說了,讓她這位林夫人,千萬不要外泄林先生的事情,以免引來殺身之禍。

尤其是林先生還處在昏迷的時刻,更是要小心警惕。

“冇什麼事,林隱跟人發生了衝突,然後出了點問題……變成這個樣子了。”張琪沫想了個托詞,含含糊糊說著。

“和人發生了衝突?是哪裡的人?有冇有報警啊?”盧雅惠問道。

“這件事老爸老媽你們不用操心了,林隱的人在處理這事……”張琪沫說道。

“哦,也是。林隱身邊的人肯定能處理好。”盧雅惠微微點頭。

自從親眼目睹過林隱的實力之後,盧雅惠已經不敢再用以往的態度來說林隱的不是。

畢竟,就算她瞧不上林隱這個人,那也得倚仗林隱手裡的財勢不是。

“我剛纔聽醫生說,林隱傷勢很嚴重,可能會是終生的殘疾人?有冇有這麼一回事?”張秀峰問道。

提到著,張琪沫微垂著眼眸,道:“醫生是這麼說的……”

“哎,就是不知道林隱還能不能醒過來。”盧雅惠歎息說著,“女兒啊,你可真是不走好運。以前嫁給林隱這麼個冇用的,苦了好幾年。”

“好不容易看著林隱撞了大運,迴歸家族豪門發達了,結果又成了植物人,哎……”

盧雅惠歎息了一聲,似乎是非常的可惜。

“對了,琪沫,等林隱家裡的人找來的時候,你可一定要表現的好點。不管怎麼說,林隱家族的財勢還在,隻要你讓他們家的人滿意了,咱們家後半生可都是有保障了……”

盧雅惠還在算計著什麼說道

“媽,都到了這種時候了,你就不要念念不忘那些什麼錢財事業了,好嗎?”張琪沫微怒說道。

“哎呦,雅惠,秀峰啊,你們一家人都在呢。”

就在這時,走廊邊傳來一個女人玩味的聲音。

盧雅惠堂妹,盧彩霞一家人來了。

手裡拎著水果花籃什麼的,臉色都掛著幸災樂禍的表情。身份,我是宮九。上次在寧家,我與你,已經打過交道了。”“你爺爺齊問鼎的毒是我下的,我也有解藥。你想要拿到的解藥的話,就做到這好件事。”“放棄在帝京所有的勢力和產業,帶著你所有的手下,永遠離開帝京。”“按照我的估算,你爺爺的毒性會在三天後爆發,死無全屍。想要解藥的話,把事情做好,然後找徐家的人約我。如果冥頑不靈,死的,可不止是你爺爺一個人。”看完信封上所有的話,林隱嘴角勾起一抹冷笑。果然,是扶桑那個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