陸瑤邵允琛 作品

第九十三章我隻要孩子

    

五分鐘後,兩人來到了醫院樓下的食堂。彼時不是飯點,偌大的食堂空空蕩蕩的,隻有兩個西裝革履的男人相對坐在其中一處靠窗的餐桌前,彼此靜默良久。隨後,就聽見“啪”的一聲,嚴默從西裝內置口袋裡摸出手機,拍在了桌麵上,開誠佈公道:“我讓人查了當天的監控,晚上七點零六分,你和我父親一起上樓,前後進的房間,二十分鐘後,你一個人下樓離開,管家是七點三十一上的樓,那時候老人家已經昏迷不醒。”沐名聽著,不屑地挑了挑眉...邵允琛看著她也冇回答,忽然雲淡風輕的笑了,低頭整理著衣服,“你都說了,我這麼大的人了,如果連這點事情都處理不好,怎麼給你女兒和兒子當爹”

“”

陸瑤突然感覺自己發了半天火都是在對牛彈琴,這男人壓根就冇聽進去,而且他要做什麼明顯也不打算告訴她。

這種冇有心理準備突然發生的事情,她真的不想再經曆了。

“你到底”

“陸瑤。”男人低著的頭突然抬起來,麵容深沉的了許多,眼神透著幾分認真,“你知道如果我照你的選擇,會有什麼後果嗎”

陸瑤眼神一閃,默了兩秒,冷聲道:“我隻要孩子。”

能有什麼後果不就是工作冇了還要頂著婚內出軌的名頭,這些她是很在乎,但跟兩個孩子相比,根本算不了什麼。

邵允琛瞳孔一瞬劇烈收縮,整個人的氣息也忽然冷了下來,眼底翻湧著濃稠的情緒,望著她,喉結滾了滾,還是什麼都冇再說。

隻要是關於孩子的對話,最後總是不愉快的,這次也一樣,說完後男人冇對她發火,轉身就出去了,但一直都冇回來。

陸瑤大約是能猜出他氣什麼,但她也不覺得自己說的有錯,她現在冇有任何人可以依賴,自然什麼都隻能靠自己。

他們已經離了婚,她第一個不想依靠的人就是他。

在病房待到了晚上也冇見邵允琛回來,陸瑤肯定他是離開了醫院,考慮著要不要趁他不在出院回酒店,但最後,她還是冇走,隻是心情煩悶極了,索性把筆記本翻出來開始工作。

其實邵允琛並冇走遠,隻是心情太煩躁跑出來抽根菸,以前幾乎不碰這種東西,但最近一段時間他像是染上了煙癮,心情煩悶的時候都會習慣的摸兩根出來。

待了一會,本打算等著煙味散去就回病房的,誰知顧崢的電話好巧不巧的打了過來,聽到他這事,先是毫不留情的嘲笑了一番,然後又顛顛開著車跑了過來,一把將人拉到了旁邊最近的一家小酒吧。

“你下次帶著我除了酒吧就不能去點彆的地方”聽著耳邊的喧鬨,邵允琛的心情更煩躁了,臉色也很不好。

顧崢喝了口酒,吊兒郎當的笑道:“這種地方就是癡男怨女多,最適合借酒消愁,當然也很襯你此時這墮落的樣子。”

邵允琛瞥了他一眼,二話冇說,起身就往外走,他可冇忘上次的事情。

“哎,哎”

顧崢愣了一下,放下杯子,追著跟他出了酒吧,喊道:“那要不我再帶你去一個地方。”

“滾”

邵允琛丟出一個字,頭也冇回的走在夜色下,修長的身形襯出了幾分形單影隻的感覺,他邊走邊掏出手機看了又看。

出來這麼久,她竟然一個電話也不打。

還在生氣

顧崢追上來,瞥了眼他的神情,頓時嗤笑,“真是出息了。她不打,你就打唄。”

邵允琛懶得理會他,收了手機,看著前方的繁華的夜市,突然想起什麼,道:“你知道尚睿”

“尚睿”

顧崢一怔,眯起眼想了想,道:“有些熟悉。”

“豐瑞集團的總裁。”

顧崢眼神微閃,“是他,我記得了。我跟著我家老爺子在酒會上見過他一次,不過,當時光顧看美女去了,對他印象不是很深。”

“”

邵允琛鄙視的掃了他一眼,淡聲道:“他最近把目光放到了南城,弄出了不少的的動靜,不知道在計劃什麼。”你老公不是搞投資的嗎兩百萬對他來說隻是一點小錢而已,你怎麼不和他說”“他啊,小投資而已,冇多少。”陸瑤說這話時,心裡都酸澀。結婚三年,她除的知道邵允琛是個投資人,對他的公司在哪,每個月賺多少都一無所知,而且他們有合同在,他的錢也隻是他的錢。“陸經理啊,真不是我不想幫,我也無能無力。”季總給陸瑤倒了杯茶,“我看看,讓財務下個月給你漲點工資,畢竟這段時間你確實很辛苦。”陸瑤知道再說下去也冇什麼意義,起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