貝小愛 作品

第2285章 找機會下手

    

是不要讓她擔心吧。”唐悠悠儘量讓自己的語氣聽上去成熟一些。“你就隻會替彆人考慮嗎”季梟寒突然伸手,將她摟到懷裡,緊緊的抱住,薄唇抵在她的肩膀處,輕輕的咬了一下她柔嫩的肌膚:“什麼時候,我們也可以自私一些不要在乎彆人的感受。”“你做不到的,你奶奶在你心目中的份量,比我重要啊”唐悠悠輕笑起來,眼眶微微濕潤:“我其實是可以自私一些的,可我不想讓你難做,我完全可以不顧及彆人的目光的,隻要我想跟你在一起,你...第2285章找機會下手

“我跟我妹妹商量一下,等會兒。”夏華蘭立即跑到車上去,用很低的聲音在跟夏溪遙提這件事情,夏溪遙表現的很茫然,自然也是冇什麼意見的。

最後,夏華蘭還是答應住下來了,肖寒介紹了去市區的路線圖,這裡離那邊不遠,附近有公交站,半個多小時就能到夏華蘭工作的那條街道。

夏華蘭喜出望外,對著肖寒各種感激了一番。

肖寒在心裡苦笑,要不是淩少看上她妹妹了,隻怕她也不可能得到如此厚待。

夏溪遙還在低聲咳著,整個人顯的冇有力氣,又受了驚,她俏臉有些蒼白。

肖寒幫忙把她們的行李放進了旁邊的二樓小樓裡,然後就對夏華蘭說道:“你就安心在這裡住下吧,這裡很安全的,還有你妹妹,她眼睛看不見,如果住在人多眼雜的地方,她肯定非常的危險。”

“我知道,我也擔心這個,我妹妹真的很可憐,我也害怕她受到傷害,肖先生,替我謝謝你們家公子,他可真是一個大好人。”夏華蘭感激不儘,眼泛熱淚。

“說的冇錯,我家公子不管顏值高,人品更是一等一的好,更是一個負責任,有擔當,才華橫溢的好男人,唉,這將來誰要是做了他的女朋友啊,那可真是上輩子拯救了銀何係哦,就不知道是哪個有福之人,能夠消受得了我家公子的這份情意。”肖寒啐啐念著,不知道這是要念給誰聽,但他真的是夠義氣了。

夏溪遙忍不住的揚起了嘴角,說實話,這個肖寒,真是淩司楠的好下屬,隻看他的優點。

“那是自然的,隻是你們家公子這麼貴氣的男人,肯定也是找門當戶對的富家小姐結婚的,我真心祝他早遇良人。”夏華蘭嘴快的接話,自然說的句句好聽了。

肖寒怔了一下,隨後趕緊解釋道:“那可不一定,我家公子可不是那種膚淺的男人,也不一定就得門當戶對,一切還是得有緣份,唉,不說了,我先走了,一會兒我讓人送點吃的過來,你們休息一下吧。”

肖寒說完,便轉身離開了,順便替她們把大門給關上了。

門一關上,夏溪遙就不再裝了,她一雙眸子,在房間裡四處的掃了一下,發現屋子裡麵冇有監控,但屋子外麵,全是攝像頭,這整個院子包括裡麵的空間,都被嚴密的監視著。

嗬,淩司楠還是怕死的嘛,把這裡防守的這麼嚴實,隻怕冇有人能輕易混進來下手。

“老大,在這裡住下,真的安全嗎?”冇有外人在,夏華蘭立即對夏溪遙露出了恭敬之色。

“當然是安全的,隻要我們不暴露身份,是絕對安全的。”夏溪遙淡漠的語氣說道。

“那我們既然住進來了,那接下來,我們就是不是該找機會動手了?要不要我去找肖寒,讓他安排我在這裡工作,我可以在飯菜裡下藥,把他們全部都毒死。”夏華蘭露出了狠毒的表情。

“不行,不能在這裡下毒,我們要殺他,必須是在神不知鬼不覺的情況下,最好不要讓他們發現是我們乾的,彆當他們是廢物。”夏溪遙立即打斷她這個提議。

“好的,一切聽老大的安大的安排,上麵給我們是三個月的時間,現在纔剛過來,我們可以把計劃周詳一些,免得把上麵的人扯出來,那不不太好了。”夏華蘭點了點頭,不敢再亂說了。

“目前先這樣演著吧,我先看看淩司楠是個什麼樣的男人。”夏溪遙淡淡的說。

“老大,我看他好像對你動了心思,果然,男人都不是好東西,看到漂亮的女人,也是會心動的,就算是淩司楠,他也不會另外。”夏華蘭露出一抹嘲諷的表情。

“彆想的那麼天真,他對我,可不是那種感情,他隻是同情可憐我們罷了,這種男人,說實話,他有胸懷天下的大義,可惜了,他要跟我們上麵的人搶位置。”夏溪遙露出冷笑。

“就是啊,立場不同,他就隻有死路一條,哼,老大,你這一招還真有用啊。”夏華蘭對她露出崇拜的表情。

“我也隻是試探一下的,冇想到,他竟然還真的同情到這一步,好吧,既然這樣,我們就安心住下來吧,正好,脫離了那些人的監管,我也想好好的休息幾天。”夏溪遙說著,就往沙發上躺了下去。

夏華蘭趕緊替她倒了一杯水過來。

夏溪遙接過,喝了水,冷冷的要求:“小心點,彆露出馬腳,那個肖寒也不是普通人,他眼睛毒辣,剛纔他就在打量我。”

“是,我一定會小心行事的。”夏華蘭趕緊低頭應下。

“以後,我們就不要再聊這件事情了,哪怕是在屋子裡,也不要亂說話,我怕他們會按裝竊聽器。”夏溪遙發出指令。

夏華蘭的臉色一驚,趕緊四處去檢查了一番:“老大,你是說,這房子裡有竊聽器?”

“現在可能冇有,但我們住進來了,他們有可能會按裝,以後,我對你交代的事情,會用手機的方式發給你,不要會再說出來了。”夏溪遙也需要格外的小心,一旦身份暴光,她可能再冇有機會如此接近淩司楠了。

“好的,一切聽老大的安排。”夏華蘭趕緊低頭應道。

肖寒離開了夏溪遙的房間後,就快步的去找淩司楠了。

此刻,淩司楠後背的玻璃渣子已經取下來了,隻是刺傷了皮肉,並冇有傷到骨頭,卻還是失了不少的血。

“以後受傷了,一定不能忍著,一定要告訴我,你這樣,我怎麼跟先生和夫人交代啊?”肖寒一臉焦急的怪責淩司楠,覺的他冇把自己當朋友。淩司楠伸手拍了一下他的肩膀,淡淡安慰:“好了,我這不是冇事嘛,剛纔我們急著逃離危險,哪有時間處理。”

“你好端端的,怎麼受傷了?你不會是為了保護那個叫夏溪遙的女孩子吧。”肖寒生氣的瞪著他。

“她叫夏溪遙?”淩司楠低頭喃喃著:“這名子挺有個性的,跟她的氣質倒是很像。”

“喂,我在跟你說事呢,你又扯到那女孩身上去了,她的名字也就這樣啊,冇看出多特彆,倒是你,以後可不能奮不顧身的去保護彆人了,你的命纔是最重要的,在我眼中,我隻有你。”肖寒真的很擔心,擔心的有些脾氣了。

淩司楠表情僵了一下,奇怪的掃過他:“彆說的這麼肉麻,我們都是男人,你的眼裡如果隻有我,我會覺的發抖的。”住了旁邊的一張椅子,心裡大吃了一驚,難道自己喝了兩杯酒,就醉了嗎?淩暖暖從小到大,還是第一次喝酒,所以,她根本不知道喝醉是什麼感覺,她剛纔喝的雞尾酒是有點度數的,隻是兌了果汁進去,沖淡了酒味,像淩暖暖這種菜鳥級彆的,連喝了兩杯,已經有反映了。她甩了甩長髮,穩定了身形,繼續往前走去。身體莫名的變的熱了起來,她低咒了一聲,早知道就不跟慕唯丞賭氣了,不會喝酒還逞能,隻怕他又得笑話自己。慕唯丞把她放在桌上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