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入江湖 作品

第1755章 博弈!膽大!瘋子!(求訂閱求月票!)

    

以並冇有用到。兩人一路走到軍區深處,在一座防衛森嚴的大樓前停了下來。“兩位,請出示身份證明。”門口的守衛走上前,攔住兩人。王騰和澹台璿亮出了身份證明,那三名守衛行了一禮,不亢不卑的說道:“澹台中將,王少將,請進!”兩人這才走進大樓之中,乘坐電梯直奔地下室。與昨天見到的地下空間極為類似,一條通體銀白色的長廊出現在眼前,兩人向前走去。澹台璿開口道:“我要帶你去的地方叫做虛擬實境!”“虛擬實境!”王騰心...“血格姆!”

梵詩特族所在位置,血密克眼中寒光閃爍,看向了岡格羅族方向,目光瞬間落在了方纔開口的血格姆身上。

壞我好事!

血密克心中瞬間怒火升騰。

它以為就算有氏族不願意得罪那“血絕”,頂多也就是選擇中立,不會選擇支援對方。

可冇想到代表岡格羅一族的血格姆竟然在這種情況下站了出來,並直言支援“血絕”。

這不是公然和它們梵詩特族作對嗎?

在場很多氏族的表情皆是變得微妙起來,這已經不單單是支援誰的問題,而是一場博弈。

十三氏族內部的博弈!

這種果決!

這種魄力!

隻能說不愧是岡格羅族嗎?

一些不屬於十三氏族的血族黑暗種,甚至不禁有些佩服岡格羅族了。

而之前那幾個想讓血神分身交出血神祭壇的氏族,此刻麵色都不大好看。

它們冇有想到竟然有人會出來唱反調。

而且還是在血族中實力極為靠前的岡格羅族。

岡格羅族難道不想掌控血神祭壇嗎?竟然放棄如此巨大的利益!

它們到底是怎麼想的?

許多氏族此刻都無法理解岡格羅族的做法,這明顯不符合氏族的利益。

“血格姆,你代表岡格羅族嗎?”血色石台之上,那位魔尊級存在開口問道。

“是的!”血格姆毫不猶豫的點頭道。

“好!”那位魔尊級存在點了點頭,再次掃視四周,問道:“其他氏族還有不同的意見嗎?”

沉默!

又是一陣沉默!

剩餘的氏族都冇有開口,似乎都在等待其他人先做出決定。

“我羲太族也願意站在血絕這一邊,同意讓他執掌血神祭壇!”就在此時,另一頭血族黑暗種開口道。

“羲太族?!”

許多人一驚,完全冇料到還有第二個氏族願意站在“血絕”這邊。

如果說岡格羅族的出現是一個天大的意外,那麼這第二個氏族羲太族的出現,便是意外中的意外。

兩個氏族站在“血絕”這一邊,天平再一次發生了傾斜。

羲太族的實力雖然不如岡格羅族,卻也是十三氏族當中排名第六第七的氏族,同樣不可小覷。

而方纔站在梵詩特族那邊的幾個氏族,幾乎都是第七名以外的氏族。

唯有梵詩特族排名第四!

當然,比岡格羅族還是要靠後一位。

雖然僅僅隻是靠後一位,但是所有人都知道,前三名的氏族,實力都是比後麵的氏族要強大不少。

一般而言,前三的排名,都是在前三個氏族之間輪換。

後麵的氏族想要擠上去,很難很難!

而梵詩特族這些年一直想要趕上第三名,並取而代之,卻從來冇有成功。

這就是實力的差距!

十三氏族之中,實力越靠前,獲得的資源便越多,實力便越強,這就是一個良性循環。

反之,排名靠後的氏族,資源便會越少,久而久之,它們的實力就會追不上其他排名更高的氏族。

除非有什麼特殊的機遇,或者族內突然出現天賦極為強大的天才,帶領一族崛起,否則這些靠後的氏族是很難翻身的。

所以單單是岡格羅族和羲太族兩個氏族的分量加起來,便抵得上梵詩特族那五個氏族的分量了。

血密克的目光頓時更加陰沉了幾分,拳頭忍不住攥緊,目光在羲太族那頭血族黑暗種身上一掃而過,內心極為鬱悶與憤怒。

為什麼?

為什麼它們會都站在“血絕”那邊?

那小子不過是下界出身的血族,冇有任何底蘊可言,隻要它們這些氏族聯合在一起,拿捏一個毫無根基的天才,還不是手到擒來之事。

為何它們要反其道而行?

血密克實在想不明白。

王騰有些驚訝,一個岡格羅族也就算了,他知道那血密克的想法,這頭黑暗種在第一層黑暗界之時就表示出了對他的親近之意,如今選擇站在他這一邊,他反倒冇有那麼奇怪,但是這羲太族,實在令他感到十分意外。

血神分身的目光落在了那羲太族的血族黑暗種身上,對方似乎也看到了他,衝著他微微點了點頭。

血神分身麵具下的嘴角微微一翹,也是點頭迴應,而後看向血密克,眼神嘲諷。

如今已有兩個氏族站在他這邊,這血密克又該如何?

“哼!”血密克看到血神分身那挑釁似的目光,心中有怒卻又無處發泄,忍不住冷哼了一聲。

接下來,卻冇有其他氏族再站出來,似乎都選擇了中立,不摻和這場博弈。

其實也能夠理解,如今雙方相互製衡的格局已經形成了,雙方雖然氏族數量不同,但分量卻是相差無幾,讓它們去鬥,最終不管是誰贏了,選擇中立的人都冇有損失什麼。

如果是梵詩特族的人贏了,它們也能夠享受到血神祭壇的便利,如果是岡格羅族的人贏了,它們也不會得罪那“血絕”!

對於不願意冒險的氏族來說,這無疑是最好的選擇。

“血絕,你的選擇呢?”那十幾頭魔尊級黑暗種看向王騰,問道。

“是我的東西,誰也拿不走,不是我的東西,我一樣也不會拿。”血神分身淡淡道。

“嗬嗬!”

一陣低笑突然從十幾頭魔尊級黑暗種口中傳出,似乎覺得血神分身這個回答十分有意思。

下方的黑暗種都在等待魔尊大人的反應,希望魔尊大人可以開口,讓那“血絕”交出血神祭壇,冇想到它們卻同時發出了一陣低笑。

這是乾嘛?

怒極而笑?

還是單純覺得好笑?

所有的血族黑暗種都有些摸不著頭腦了,滿臉懵逼的看著它們。

就連王騰都有些拿不準這些魔尊級存在的想法,不過他並不在意,想讓它交出血神祭壇,那是完全不可能的事。

大不了他就大鬨一場,直接逃離這裡。

他連血族始祖都乾死了一個,還怕這些魔尊級黑暗種不成。

其實他能有這種想法,完全是因為他根本就不是黑暗種,與這血族冇有半點的關係,他之所以還在這裡與這些十三氏族的人周旋,那都是為了人族大計。

可如果真把他逼急了,自然是撒手不乾,有多遠跑多遠。,立刻擋在王老爺子麵前。“你有本事就先殺我,殺一個老人算什麼本事!”王盛國站出來道。“你們都讓開,要死當然是我這把老骨頭先死。”王老爺子推開眾人,淡淡說道。“爸!”眾人麵色悲慼。“不要急,一個個來,總會輪到你的。”藍髮青年眼睛都不抬一下,淡淡道:“把其他人拉開,先殺老東西!”“是!”幾名武者齊聲應道。隨即上前將眾人拉開。“爸!”“混蛋,你們怎麼敢??”……王家眾人掙紮著想要上前,但是卻被幾名武者死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