雲盈夏 作品

第642章

    

咐,她仰頭看向嚴憬堔。“大人,我要做什麼?”嚴憬堔看向寬大乾淨的床被,吩咐:“把被子捂暖。”雲盈夏瞪大雙眼,錯愕地看著他,大人臉色冷淡,渾身散發一股寒意,她想大人是怕冷。她脫下外衣,回頭看嚴憬堔,慢慢爬上床榻,把被子蓋在身上,不知道這麼做對不對。她眼神膽怯,看起來可憐極了,對上大人暗淡平靜的眼睛,她渾身發熱。“大人.....”她的聲音像貓兒那樣軟,鑽進嚴憬堔心尖來回拉扯,他的臉色冷靜,看起來不為所...第642章

慈慈喜歡這個爹爹,被鄭雲姝抱在懷裡後,乖乖巧巧看著那特彆好看的爹爹,她的性子軟,就算喜歡也不會哭著要嚴憬深抱。

嚴憬深伸出手,跟鄭雲姝商量:“可以讓我抱抱?”

鄭雲姝想了想,睜著水靈靈的眼睛搖頭:“大人....”

慈慈自己歪著身體跑到嚴憬深懷裡不出來。

侯爺見這種場麵,心裡那個痛啊,他陪慈慈也好長時間了,也不見慈慈這麼喜歡自己!

侯爺捂住胸口,走到慈慈麵前:“慈慈,來,外公抱。”

慈慈水汪汪看一眼侯爺,侯爺長得太粗糙,雖然不醜,也很帥的,但是冇有自家親爹好看啊。

慈慈小腦袋貼在嚴憬深懷中,哼哼唧唧拱了拱。

侯爺臉色難看:“......”

但怕嚇到孩子,就勉強撐住笑臉,湊過去要抱孩子。

他長得本來就凶,慈慈看到外公,瞬間癟起了嘴,要哭不哭的扭頭抱住嚴憬深。

侯爺:“.......”

草!

他長得那麼凶?有那麼凶嗎?

真是傷心死了,他需要跑到夫人懷裡求安慰!

鄭雲姝看著慈慈乖乖軟軟湊到嚴憬深懷裡,又看到嚴憬深溫柔含笑的目光,把懷裡的孩子哄得服服帖帖。

他在寢室呆了許久,侯爺不耐煩,暗搓搓趕他好幾次,偏偏他假裝聽不到。

侯爺:他待多久我待多久!

管家這時候有事稟報:“侯爺,有公事找你。”

侯爺:他爹的,晚不找,早不找,現在在這找什麼!

他親親女兒都要被拐走了!

侯爺:“不去不去!”

管家一臉為難:“可是侯爺,”

侯爺氣急敗壞,嚇得管家直接跪下來打顫,他煩躁地擺手,讓人起來,回頭跟鄭雲姝說:“孩子,要是有人欺負你,你直接找爹,有爹在,誰也奈何不了你。”

鄭雲姝微微一笑:“好。”

嚴憬深低頭哄著慈慈,好似聽不見侯爺的話。

侯爺實在有急事,走了出去,但始終不放心鄭雲姝和嚴憬深在一起,他叫來了靜。

侯爺眼神在他上下打量:“身上的傷好了?”

靜:“好了。”

侯爺:“去看著小姐,不要讓人給覬覦了。”

靜麵無表情:“是!”

侯爺這才放心的走了。

鄭雲姝平日也不全呆在侯府,自從她回到家,恢複自己的身份後,總有其他世家小姐找她趁宴。

她看了眼時間,準備出發。

而赫箐閒來無事,也不知道去哪裡做工,反正跟她認識,又是好姐妹,提議做她身邊的丫鬟,讓鄭雲姝給她開月錢。

鄭雲姝脾氣好,性子軟,不似那些官家小姐嬌氣慣了,難伺候,赫箐就盯著她身邊的丫鬟位置做事。

哀求她好幾次,鄭雲姝才答應。

赫箐衝進來為鄭雲姝換衣服,隻是看到嚴憬深在,愣在了原地,呆呆看著嚴憬深。

“大,大人,你,你怎麼會在這裡?”

說完她就想扇自己的巴掌。

嚴憬深看姑孃家要走的意思,他頓住抱慈慈的動作:“你這是要去哪裡?”

鄭雲姝:“我要去參加花宴。”

花宴,不止是賞花,還有各個世家公子前去與喜愛之人相見,又或者看見那個和自己有眼緣,便會搭上幾句話,無論男女。了。誰知道嚴憬堔意料之外的道歉了:“嗯,抱歉。”雲盈夏以為自己聽錯了,伸手扯住大人的褲腳,笑起來:“大人,你在跟我道歉嗎?”嚴憬堔臉色冷厲,頗有些狼狽,他低頭看向褲腳上的玉手,眼神顫動。“鬆手。”雲盈夏聽出了不對勁,很乖巧地鬆開手,她默默背對大人,許是經曆了人事,大人此時的狀態,她心裡明白。她冇說話,伸手撫摸微凸還不明顯的小腹。等嚴憬堔平靜下來,雲盈夏已經差不多好了,她感覺後背有手在碰自己,那塊皮...